beat365现要多久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橘红空间

那年大理养路人

时间:2016-06-06       作者:李灿繁      来源:      点击:

              很久很久又让我想起   远方的道班远方的路……

—题记

共和国的金鸡版图上、彩云之南的滇西大理这块美丽神奇的热土自从有了新中国的公路,就有一代代人端着金贵的青春走上海拨高低不一的千里高原成为以“养路为业、道班为家”风来雨去的养路人。他们每天每月都离不开公路,吃喝拉撒全在公路。成为在民族典籍里无法寻找到群体的一分子。一顶桔红色的帽子、一件桔红马挂、扛着青一色笨重的工具,在蜿蜒的盘山公路上循规蹈矩地奉献青春年华、体现价值、圆满人生。

滇西高原的养路人须发早白青春难驻,初进山时还满脸稚趣。一旦领略三、五年风雨的洗礼,即使洗净脸上的风尘、也洗不掉流光岁月带来刀刻斧削的沟纹。是啊、滇西高原这块催人早熟的酷署炎热的气候与太阳的层层紫外线,让养路人再靓丽的容颜都将被染成黝黑的色彩。再细嫩的肌肤都将被风雨剥蚀成砂石般粗硬。再亮泽的青春终将黯然消逝在公路的风雨征程。

有位长年在深山峡谷的养路工偶尔来到城里、亲人们半开玩笑地说:老工人该到退休年龄了吧!一句平常的说笑让他先是一愣,后又呆呆的含泪盈目。他只不过才四十岁出头呢。这苦涩的故事足以活生生说明、做一个横断山上的养路人是多么的不易啊……其实、成了一个横断山里的养路人,阳光不仅成了你一张古铜色的脸庞。还成熟了你生命中的感知。你舞动的不仅仅是镐铲,而是生活。你铺洒的不仅仅是公路,而是生命。

真的,几位罗坪山上的年青养路人就经历过这么一次。来采访的女记者走时用赞赏的目光,把几位养路伙子从头到脚仔细阅读了一遍后热心肠地甩出一句:小伙子门该找个媳妇了。顿时、让几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伙紧张得直打哆嗦,紫黑的脸瞠刹间烧得红朴朴的像火炭。张大嘴巴咕嘟半天说不清一句话。然而,有个愣头愣脑的伙子立马唱响:

              “有情妹……

想你想到夜三更,

说不出口给人听。

妹有哪样相思药,

迷住哥的心……”。

    头一偏溜之大吉。让女记者哈哈大笑地说,风花雪月的山歌比我们久住在城里听腻了满嘴胭脂味的流行曲够味得很多……

当然、养路人再质朴再憨直毕竟也是有血有肉爹妈生的凡人。有爱有恨有七情六欲,也总是要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呢。媳妇是要讨的,路还是要养的。养路人找对象就象自己铺的公路直来直去,成就成,不成各走半边。喜欢顺其自然。太多的是信奉那句“命中有自然有、命中没有莫强求”的土话。有合适或是般配的就当然爽直去追求。管他是城里妹乡下妹漂亮的不漂亮的,最终都要找个媳妇过日子。于是养路人一根筋地走到头。他们真真切切地明白,讨了媳妇还是养路人命运不会因此有任何更改。

风雨上路的日子是苦不堪言的没有太多的功夫去计较,只要疲惫时有个家饥饿时有饭吃寒冷时有衣穿、就足能抵挡那来自山外的诱惑。有人说这未免要求太低眼底太浅。低也罢浅也罢老土也罢养路人心中自有一秆称。杀猪杀屁股各有各的招。人生千姿百态、养路人自有养路人的情怀、养路人自有养路人的生活追求。

事实果真如此,养路人不擅长没有边际的幻想、他们忠于依恋脚下的这条公路实在令人羡慕、也实在得令人意外。心存一方净土并倍觉人生的阳光和幸福。养路人从不把艰难困苦当成一种负担。他们乐观向上充满劳动者的激情和勇气,也不乏对生活对人生的宽容和认可。当生活给他们带来苦闷与无奈时就说上几句逗趣的话、心地自然特别的宽可以容得下世间一切的酸甜苦辣。为事业奔波为生计烦恼时放开喉嗓唱几调风花雪月的山歌,让一切不幸与压抑直溜溜的烟消云散,如此简单又如此合乎情理的用心生活把养路人耿直善良的内蕴明明白白地流露。                                                                   

果然。一身风雨一身泥下班,要是有杯茶或是一盅酒那是最幸福不过了。源于环境与气候和职业的原因养路人与酒常接近、用养路人自己的话说:吃得苦受得累才能喝得下大碗酒。所以、男男女女都有底朝天的量。然而他们都善于饮酒却不善于酒道。酒不择高档只要有地道的青稞酒最佳。菜不在意营养,有碗回锅肉猪头凉片一盘花生籽。那就不管男的女的在一桌上大筷夹菜非常投入喝个兴高采烈。把生活中的艰苦与滴滴吊吊的烦脑饮成甜蜜蜜的醉意。养路人是以酒为伴、但从未因酒而误事,今晚他们醉得如泥明天又精神焕发手舞跳蹈的在路上铺洒。

横断山的白天属于水灵灵的女人,也属于血气方刚的汉子。扬起镐和铲的白族养路姑娘在只光顾男性热辣辣的阳光下盛开成朵朵美丽的高原红。伙子们也毫不示弱地在紫外线的浇洒下任凭头顶的大把阳光一股脑地倾泻,让那随时光流淌的汗水在褐色的皮肤上滚成珍珠刻画出生命的凝重与健康。不管是男人和女人心花都在蜿蜒的爬上公路上怒放。从此,那一句句是雄性就要男子汉的刚烈,是男人就要有汉子的骨气。还要火的性格雷的威力不断地开拓不断地进取。用智慧与闪光的青春抒写着路的篇章打扮滇西大理横断山的美丽。一上公路他们不管刮风下雨凭着一种信念,一种毅力使唤手中的钢锄与铁铲就象文化人握着笔杆子、潇洒自如地游走。象创作一首首高亢激情的诗。路铺洒得越长诗意必然越浓、一段公路一首悠悠的抒情诗。养路人生活在风刮刮雨淋淋的豪放诗歌的世界里与世无争心胸非常宽阔……

当落日的最后一抹余辉洒满横断山、夕阳下满山满树金黄灿灿的显得格外耀眼,身着桔红工装的养路人忙碌完最后一撮砂石,扛着工具走进他们也不知道生活工作在一幅美丽的画卷里。也成了画中一道美丽的风景。

是的,人生苦短、憨厚可爱的高原养路人就这样几代风流地用青春用热血用生命构建了诗一样恢宏气派,在云岭大地用坚实的步履丈量着世界,随手弹落世俗的目光,装点亮丽的人生。

如今、离开生活工作了三十多年的养路事业,离开了小道班里的甜水井。离开了曾经编织过我多少梦想的道班小院,离开了让我花过果过被流水带走的初恋甜蜜的爬山公路。离开了山连山、岭连岭、谷挨谷、一方呼、千山传、万谷应的山是歌、水是歌、风是歌、抓把泥土、摘片树叶都能编成歌的千里横断山。离不开的是记忆里刻骨铭心的生活在远离村子,品字形布局的三栋小平房,四面围墙一个铁大门,仰头四角都是湛蓝湛蓝的天空。大门顶上是红白分明的公路路微与橘黄围墙上大书的“养好公路,保障畅通”八个大字年年月月与日月熠熠生辉。更让我难以忘怀的是,一个小养路道班十多个年纪大小不一的工人,一同上下班。共用一个大碗唱酒,共用一个水烟筒抽烟。吃饭晾衣不用界线。同在一桌上大筷子夹菜大碗盛饭,一根铁丝上晒衣一灶火上煮饭。没有生分和偏见,更没有防备与算计,工作总是艰苦繁重然而生活总亲切,沟通总是容易,其乐融融和睦相处如一家。

如今在实现“中国梦”也是民族梦的大好春光里,宽敞舒适的高速公路横穿着美丽的大理坝子,从单位名称到劳动方式都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沿途的公路站都建成了花园式的站所,生活也不会回到从前。陈旧的道班的生活已经成为了历史……

然而,由于职业的习惯也曾今是大理养路人的我,从十七八岁的毛头小伙儿变成了回家安度晚年的长者,面对一山相送,一路相迎的大理高速公路。我感慨万千地说,我们这辈人真实见证了大理公路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六十年来大理公路从“土化”到“石化”变成“油化”又发展到今天的高速公路。.始终忘不掉与工友们在大山上常年累月的工作和生活中建立起的深情厚谊。又让我想起我远方的道班我远方的路。思念还奋斗在山区公路上的铺路石们。于是我深情的问一声:你们在他乡还好吗……